當前位置:首頁 > 名人故事大全 > 名人故事 名人故事

“錯錯錯”,“莫莫莫”——陸游與唐婉

2014-09-11 11:35:28 0人評論 次瀏覽

“紅酥手,黃藤酒,滿城春色宮墻柳。東風惡,歡情薄,一懷愁緒,幾年離索。錯、錯、錯!春如舊,人空瘦,淚痕紅浥鮫綃透。桃花落,閑池閣,山盟雖在,錦書難托。莫、莫、莫!” ——陸游《釵頭鳳》

“世情薄,人情惡,雨送黃昏花易落。曉風干,淚痕殘。欲箋心事,獨語斜欄。難、難、難!人成各,今非昨,病魂常恨秋千索。角聲寒,夜闌珊。怕人尋問,咽淚裝歡。瞞、瞞、瞞!”——唐婉《釵頭鳳》

陸游(1125—1210年),南宋愛國主義大詩人與詩壇領袖。字務觀,號放翁,山陰(今浙江紹興)人。陸游生當北宋滅亡之際,自幼立下抗戰復仇壯志。他不僅學詩、寫詩,而且填詞、寫散文、讀兵書、學舞劍,長大后便成了一個能做詩寫文、騎馬舞劍、踢球射箭的文武全才。他一生堅持抗金主張,雖多次遭受投降派打擊,未能得志,但愛國之志始終不渝,死時還念念不忘國家統一。二十九歲赴南宋首都臨安應禮部試,名列第一,居秦檜孫子之前;且因不忘國恥“喜論恢復”,觸犯奸臣而被黜。孝宗即位后,被賜進士出身,后任寧德縣主簿、鎮江通判等。積極贊助張浚北伐,后因北伐失利,他亦以“鼓唱是非”罪被罷官家居。乾道八年至南鄭,入四川宣撫使王炎幕府,投身軍旅生活。淳熙五年離蜀東歸,先后在福建、江西、浙江等地做過一些小官。在江西任上,當地發生災情,他“草行露宿”親到災區視察,并“奏撥義倉賑濟,檄諸郡發粟以予民”,不料因此觸犯當道,以“擅權”罪名罷職還鄉。在禮部郎中任上,他連上奏章諫勸朝廷減輕賦稅,卻反遭彈劾,以“嘲詠風月”罪名再度罷官。又曾支持韓侂胄北伐,仍遭失敗。1190年以太中大夫、寶華閣侍制致仕,告老還鄉隱居,但仍關心國事。最后以八十六歲高齡駕鶴西去,在歷代文人中該算是大壽星了。

陸游自幼好學不倦,十三四歲即能詩文,十七八歲便有詩名。一生勤于創作,文思活躍,作品極多,僅保存下來的就有九千三百多首詩歌,還有一百余首詞作,應該是中國最高產的專業詩人了。其詩題材甚為廣泛,內容非常豐富,涉及南宋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;其中表現抗金報國主題的作品,包括抒寫鐵馬橫戈、收復中原大志,批判當時統治集團屈辱投降政策的部分,最能反映那個時代的精神,最為動人。基本上是現實主義路子,又極富浪漫主義情調,風格豪放、氣魄雄渾、想象瑰麗,近似李白,故有“小太白”之稱。

唐婉(生卒年不詳,估計略小陸游兩三歲,卒于三十余歲年紀),表字蕙仙,陸游表妹,其母舅唐誠之女(也有專家曾對此說表示懷疑,但他們至少是遠親),后來又嫁給他,再后來又因故離婚,在大詩人一生中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和影響。少時因兵荒馬亂,到處奔波,陸家與母舅家交往甚多,他便認識了這個文靜靈秀、才華橫溢,且生得端莊秀麗的女孩。唐婉十三四歲擅詩文,十七八歲琴棋書畫皆通,不善言語卻善解人意。她與年齡相仿的表兄青梅竹馬、耳鬢廝磨,堪稱情投意合,在亂世之中相伴經歷了一段浪漫歲月。兩人皆常借詩詞傾訴衷腸,漸漸愛得深切。兩家父母和親朋好友都認為他們是天造之合,于是陸家就以一只精美無比的家傳鳳釵(宋朝禮制,結媒以釵為信物)訂下了唐家這門親上加親的姻事。紹興十四年,二十歲的陸游與唐婉結婚,兩人舉案齊眉、相敬如賓、琴瑟和諧、情愛愈濃,度過了一段美滿的婚姻生活。

但不幸的是,他倆婚后三年都未生育;加之陸游對科舉取仕沒有上進心,引起母親唐氏的不滿。古代士人以功名為至高,仕途通達不僅是學業成就的佐證,也是光耀門庭的要求。此時陸游已蔭補登仕郎,還須參加朝廷“鎖廳試”及禮部會試,方能成就功名。可他沉湎情愛和文藝,無心應試功課。唐氏盼兒子金榜題名、光興門楣,眼見陸游餒落之態,大為不滿,卻數次只會對唐婉大加訓斥,責令其督促丈夫以科舉仕途為重。但此時陸、唐二人情意纏綿,難以解脫。故唐氏對唐婉大起反感,認為正是她將把兒子的前程耽誤殆盡。而且她本來就不是很喜歡這個內侄女、兒媳,便強令陸游速修一書將其休棄。此情形與東漢故事《孔雀東南飛》中無異,乃古今婆媳關系難處之又一名案。封建孝道是讀書人陸游不能反抗也無法反抗的;他開始耍小聰明,表面答應把妻子送歸娘家,背后卻悄悄另筑別院安置之。這很快讓精細的唐氏發現,極度惱怒,嚴令二人斷絕往來,并讓兒子另娶一溫順本分之王氏女為妻;而唐婉也由家人作主,嫁給了同郡士人趙士程。趙家系皇氏后裔,門庭顯赫,趙士程本人亦寬厚重情、開明通達,對唐婉的遭遇表示同情與諒解。陸、唐之間從此切斷聯系,音息隔絕。

后來,陸游在唐氏的督教下重理科舉課業,經過幾次挫折后終于走上仕途。公元1155年(紹興二十四年),一個春光明媚的日子,三十歲的陸游滿懷憂郁的心情,獨自一人來到家鄉禹跡寺附近那個花木扶疏、布局典雅的沈園游覽散心(今紹興仍有此遺址,并成了一處旅游勝地,粉壁上還留有陸游親書的詞作)。也許是造化弄人;正當他獨坐自飲、借酒澆愁之時,竟在這里巧遇了闊別近七年的前妻唐婉與其夫君趙士程。據《癸辛雜志》,時“唐氏以語趙,遣致酒肴,放翁悵然久之”,往事幕幕,舊情難舍,無語傷神之下,乃提筆在墻上題了那首著名的《釵頭鳳》(見文首所引)。訴盡十年相思苦、無奈恨、悲涼意后,陸與唐愴然而別,悔恨綿綿。唐婉讀罷此詞后,也是滿心悲傷,感慨萬千,不免失聲痛哭,回家后愁怨難解,不自禁和了該詞,亦是一首《釵頭鳳》(見文首所引)。不久后,唐郁悶、愁怨而死。

此后陸游北上抗金,又入川蜀任職,復返江南。幾十年輾轉南北的風雨生涯,都無法消除他對唐婉的苦思眷戀。得知其死訊后,他更痛不欲生,打擊甚重。

在六十七歲高齡時(1192年),事已隔近四十年,陸游又重游紹興沈園,看到當年題《釵頭鳳》的半面破壁,心情難以抑制,淚落沾襟,便寫了一首詩以記此事,詩中小序曰:“禹跡寺南有沈氏小園,四十年前嘗題小闋壁間,偶復一到,而園主已三易其主,讀之悵然”。詩中如此哀悼唐婉:“林亭感舊空回首,泉路憑誰說斷腸。壞壁醉題塵漠漠,斷云幽夢事茫茫。”

陸游七十五歲時住在沈園附近,“每入城,必登寺眺望,不能勝情”,又留下《沈園》絕句二首:“夢斷香消四十年,沈園柳老不吹綿。此身行作稽山土,猶吊遺蹤一泫然。”“城上斜陽畫角哀,沈園非復舊池臺。傷心橋下春波綠,曾是驚鴻照影來。”其中第二首非常著名。

就在去世前一年,陸游還寫詩懷念唐婉,深摯無告的情思令人讀之惻然:“沈家園里花如錦,半是當年識放翁,也信美人終作土,不堪幽夢太匆匆!”

文章標題:“錯錯錯”,“莫莫莫”——陸游與唐婉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fvzgbr.live/mingrengushi/2268.html
相關閱讀:
  • 宋詞《釵頭鳳》讀書筆記2000字:陸游與唐婉的凄美愛情故事
  • 陸游名言
  • 陸游的愛國詩句 鐵馬秋風大散關
  • 古人描寫冬景的詩句 白雪卻嫌春色晚
  • 陸游對兒子說的話
  • 輪回邊緣讀陸游_賞《陸游詩詞淺釋》1300字
  • 《滿城盡帶黃金甲》觀后感_電影觀后感600字
  • 春色滿園關不住,一枝紅杏出墻來。
  • 蜂蝶紛紛過墻去,卻疑春色在鄰家。
  • 濃綠萬枝紅一點,動人春色不須多。
  • 特別推薦
    熱門閱讀
    彩票助手在哪里下载